這張照片大概是2005年初拍的,
永遠記得那時,
待在光光身邊我雖看似嫻靜可是心裡小鹿卻像是嗑了藥的奔騰。

相處將近三年半,
不滿的情緒當然兩個人都有過,
氣的兩個人各自鎖上房門見面不講話不目視對方都有。

但,
我們不怎麼吵架。
很多紛爭都可以因為好的溝通而得到不一樣的結果,
何必要丟下好心情來大吵。
(廢話,不然我們兩個人際關係溝通碩士學位拿來燒香的....)

有兩個字是我們從來沒說出口過,
分手。
也許很多情侶會把“分手“兩個字當成每次吵架時用的逗點句點驚歎號。
我沒有這種法則,
分手,在我的戀愛關係裡,只有使用一次的機話。

這樣一來,
打斷我腿我也不隨口亂說。

不過有時心裡還是很氣,
覺得對方的臉剎那間變成街上的狗大便又臭又噁,
怎麼辦。
這時,我們就會試著跟對方好好溝通了。

有一個溝通方式是我們常用的,
我們兩個人先把眼前問題陳述出來,
(譬如說,你今天怎麼又在朋友的邀約遲到了),
然後我(或是他)講出自己心裡的想法,
(我;我覺得這樣不太禮貌...我不喜歡)
(他;我覺得沒關係,我們都很熟了...)
兩個人想法講出來之後,
再各自去解釋對方的想法,
(我;我知道你們很熟識啊,但是我真的不喜歡你這樣不守時...)

一直這樣輪迴著並且加入對方的想法之後,
其實很容易就有很好的結果了。

我覺得溝通就像是這樣,
如果永遠都覺得自己是對的自己的想法最高明,
然後對別人一點不同的意見嗤之以鼻,
那就永遠都嚷嚷不完。



不過還有一招是在我喪失理智時,很有效。

我平均一個月會發狂ㄧ次,
通常是月中。
對於這種週期性的賀爾蒙失衡,
書本上的百年理論時很難奏效。

我這時只能拼命告訴自己,
光光也是安家一家子養了將近30年的獨生寶貝,
光媽媽親手拉拔長大,
光爸爸辛辛苦苦掙錢讓他出國唸書,
在天堂的光奶奶7-11的看護著,
我這傢伙豈能用一個小小的賀爾蒙失調來對他發飆,
然後腦海裡開始閃過光奶奶光媽媽光爸爸光妹妹的影像,
腦子一忙,就不氣了



 
創作者介紹

Keypa的釜山我好愛你宅宅記事

Key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