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寫下這篇日記的感觸是由IVY的網誌來的。


昨天到宿舍旁邊位於火車站內的小超商買晚餐,

付錢時,收錢的大叔用韓文問了我幾個問題,

我很疑惑的跟他笑了笑,告訴他我不是韓國人。

是台灣人。


我不知道他咕噥了什麼,講了好久好久的話,還不讓我結帳。

後來上門要結帳的顧客,已經排了一長串。


大叔後來拿了一個計算機給我看,上面顯示3000韓圜。

我從皮包裡抽出一張一萬,交給他。

他收下了,又馬上轉頭讓旁邊的小姐結帳。

我應該還要拿到七千圜吧?!我心想。


沒多久,大叔想起什麼似的,馬上又跟我說;錢呢?你給我了嗎?

我笑了笑,指了他收銀機裡唯一一張萬圜,告訴他那是我剛剛付的。

大叔不太相信。


又不理會我,轉頭跟我後面的小姐結帳。

我站了約一分鐘,心裡想著“不會這麼衰吧?等下他又要我付上一萬,那我不是虧大了。“


這時候,我後面那位小姐很溫柔的跟大叔說;“大叔,她真的付你一萬圜了,你要找她錢

大叔不太相信,又多反問小姐一樣的問題確認一次。


小姐看了看後面的人,跟著小姐後面的另一個顧客也點點頭,

好心小姐又回頭跟大叔說,我們都看見了,你真的應該找她七千圜。


大叔想是突然想起來什麼ㄧ樣,抽出七千圜給我。


我很感激的跟那位小姐說了好幾次的謝謝,她也對著我微笑,告訴我沒關係。




打電話告訴光光,他卻氣炸了。

他討厭大叔不專心,也擔心我心情受到挫折。


其實,我不會。


我相信大叔真的忘記了,況且我也是外國人。

他本來就要多提防一點。

生意不好做,當然一點點錢都要斤斤計較。

我更要謝謝的是那位小姐,

還好她幫我證明,不然我應該從清溪川裡面滾一百年也洗刷不了冤屈。


 

我跟光光說,美國的生活,的確為我現在在韓國的日子帶來很多正面的幫助。

學會了英文,也更曉得要怎麼變得勇敢,變得寬容。

 

 

我不會只因為一點點的小挫折就批評一個國家。

只因為看見一點不同,就大作文章說韓國有問題,倔強,歧視。

 

我不會。

 

 

人生,總不能只由自己的眼睛看著。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
Keypa的釜山我好愛你宅宅記事

Key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老三
  • 我覺得

    我寫的沒有那麼深層
    :D

    但老爬的寬容跟達觀
    我總是很有感觸


  • 我也是看見你寫的文章才想到這件事情哩。

    其實,
    我覺得生活在異國,
    就不要用比較法來看待事情。

    常聽人家說,我們台灣人都不會這樣,他們韓國人幹嘛要怎樣怎樣。
    這樣的分類法對我而言太不理性,
    也很難讓自己真的認識一個新的文化,
    結交更多的朋友。

    我們不過就一雙眼睛,
    一個腦袋,
    怎麼可能因為一個親身的經歷就斷定一個國家的好壞。


    身段放軟一點,把事情往多方面看,
    可以過得很自在噎。

    “““不然要我這個守活寡的火星人怎麼在韓國生活啦,哈哈。“““


    Keypa 於 2009/01/06 06:59 回覆

  • Stephanie
  • 你真的是佛心來著的
    叫我怎麼能不愛你咧


  • 我可以去做飯店櫃台啦。
    真的,
    客人如果罵我,
    我真的不會生氣。
    哈哈。


    討債集團大概就不想請我了..............


    Keypa 於 2009/01/06 07:0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