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遭遇了史上最悲慘與喪氣的對話。


前幾天上課,做了上台報告,下台時,班上同學跟我說,你說得好棒。

這星期一收到教授的評分。




零蛋。

我很驚訝,下課之後問教授。
就是那前幾週當全班面批評我這個國際學生上台報告有夠“需要改進“的黑人教授。

我問她分數為什麼只有零?
她回;因為你沒有按照我的規定走,所以零分。

我很疑惑,我跟她說;
可是我把你需要的內容,全都講出來了,只是我覺得如果大家都用相同的模式做上台報告,是有點無聊,所以我想要一點變化。

肥教授很揶揄(我自己想像這樣啦)的看著我;
你就事沒有按照我的方式走,零分就是零分。

我很不服,我說;
只是因為報告方式不同,內容不變,但我就是應得零分?也不管我之前準備多少時間,我花了多少精神去準備這樣一個功課?

肥鳥眨眨她的鳥眼睛;
對,零分就是零分。

我很禮貌的說謝謝,然而心中充滿喪氣與憤怒。

我不是想用國際學生當作藉口,來獲得一些例外或是特權,而是,她講話的態度讓人不願意恭維。

學生以及其他教授想給她尊重,她卻只是老往人家臉上潑水。

我想信服她,可是她本身對於教授應盡的職責似乎搞不清。

晚上把這件事情跟幾個好一點的同學說,
他們全都安慰我,要我自己以後有事沒事都別選肥鳥的課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只是倒楣選到地雷的課。

90%系上的同學與教授都私底下相傳,肥鳥排得上全美100最難“逗陣“的教授。

她會拐彎的諷刺你,但是全班都會同時知道她在講誰。

她會印了一本十多頁的上課進度表,然後一整個學期都用她的上課進度表上課,教你怎麼逐字了解上課進度表。

她會用一個小時多的時間,叫同學大家分組討論一個很無聊的議題,然後分享結論。

她把一個學期總共16堂的課,排了12堂的課全是學生自己上台報告。(這也是我常常被諷刺的原因)

難得等到一堂“排定“教授教學的課,她不是請假就是,學生來自己討論吧~~

你說的事情不合她意,你就倒楣。

我就倒楣。

下學期研究所的新課程公佈,她是唯一的教授,把自己要上的課印成一張又一張的廣告單附註詳細的介紹,廣為宣傳在系上每個角落與公佈欄。

你以為引起大家的注意力,大家就會瘋狂的選你的課嗎?

我跟同學只意識到,喔,地雷的座落點不要過去,不然會炸得粉身碎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只是很倒楣,不過同學勸我,
對以後的學弟妹,我一定要善盡職責。

地雷不要靠近。





如果不是國際學生在美國法律上有成績的規定,
我真的會中途離開這位教授的課。

我的尊嚴,忍不了她一次又一次“不自覺“的羞辱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ypa 的頭像
Keypa

Keypa的釜山我好愛你宅宅記事

Key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puppycard
  • 乖<br />
    下次遇到地雷就跳過去<br />
  • bomei
  • 你付我們機票錢<br />
    我請台客去揍他
  • pureteeje
  • 哇勒,<br />
    怎麼這樣@@<br />
    整個就是火
  • hishien
  • 翻桌阿
  • chi906
  • 抱抱<br />
    <br />
    機車的人到處都是<br />
    不要難過了<br />
    <br />
    再給你一個抱抱
  • schehera
  • 欠扁......<br />
    他是黑人咪<br />
    你下次帶兩條香腸去上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