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完早餐,光爸媽就出門準備星期五晚上祭祀的東西。

留著我一個人在家。

到了下午兩點多,

客廳傳來關門聲,

可是只有光爸爸出現。

 

光爸爸慢慢的告訴我,

(天啊,一定是光媽媽告訴他講話要放慢,

然後咬字要清楚,不然我聽不懂...........)

一起去吃涼麵吧。

不過為了要了解光爸爸講『一起去吃涼麵』或是『我們外叫涼麵』的意思,

我又迷惘了很久。

後來是看見光爸爸又開了客廳門穿上布鞋,

我才知道原來是要一起出門。

 

這是我第一次單獨跟光爸爸出門,

坐在他車上,

他批哩趴拉告訴我沿路的風景,

還跟我聊了一下台灣的天氣,

有時候光爸爸講話太快的時候,

他自己還會呵呵的笑出來,

然後又提醒自己要放慢。

 

吃完涼麵,

走回車上時,我在車門邊看見一張嶄新的五千元鈔票。

這張鈔票掉的地方還蠻奇怪的,

前面是一片無人空地,

後面是馬路,

不曉得是從哪個方向飛過來。

我撿起來,

拿進車子給光爸爸。

『爸爸,我在外面撿到錢』

光爸爸拿走我手中的錢,

然後檢視一下自己口袋裡的現金,

『咦,不是我的錢噎?!撿到的啊?!』

『恩,外面撿到的。』我回答。

『哈哈,那我們去買煙!』

(光爸爸好像順便跟我說,撿到的錢要馬上花掉之類的...)

 

總之到了社區樓下,光爸爸真的用五千塊買了兩包煙,

還順便拿了一大桶冰淇淋給我做獎賞。

 

 

其實這時看見光爸爸的身影有點感動,

因為在他嚴肅的外表下,

卻是那樣的可愛。

他的樣子,也跟我在花蓮的舅舅很像 : )

喔,害得我好想舅舅舅媽。

 

 

我猜他一定很想念他在美國的女兒。

看見我,

一定不單是兒子的女朋友那樣的感受,

他一定想起了他的女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ypa 的頭像
Keypa

Keypa的釜山我好愛你宅宅記事

Key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